重庆新闻630:邻人韩国的反思之书:为受害者立传,不能让他们沦为数字

admin 3周前 (10-02) 快讯 200 4
湖北省委书记应勇:继续对各类出汉通道关口严防死守

据2月26日韩国中央防疫的转达, 韩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总数到达1261例, 殒命12例。 在短短不到一周内,韩国新冠疫情井喷式发作, 在疫情最严重的大邱市, 当地民众排千米长队买口罩。 回头看5年前, 2015年5月到7月, 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曾经席卷韩国, 共计186个确诊病例,造成38人殒命,

一度迫使上千所中学、小学关停。

韩国作家金琸桓以MERS的受害人为靠山创作记实小说

在各界关注确诊数字、殒命率、 经济影响、恐慌之下, 韩国金琸桓看到了一个又一个无助的病人, 他们没有名字、不敢曝露身份, 留下的只有编号: 1号病人、2号病人…… 于是他以MERS病患真人真事为泉源, 创作了纪实小说 《我要活下去: MERS风暴里的人们》 “我一直坚信文学应该站在 穷苦、弱势和受危险的人这边。 不仅文学,我们每一小我私家都应该这样。 ” 今年1月初,该书的中文译本出书, 一条专访了金琸桓, 从MERS到新冠病毒肺炎, 灾难为何总在一次次重演?

在说出“不会遗忘、会永远记着”之前, 我们需要知道应该记着什么,

必须找回“人”,而非“数字”。

自述 金琸桓 编辑 白汶平

金琸桓体贴社会议题,并通过写作为弱势发声

韩国作家金琸桓1968年生,被誉为“开创韩国历史小说新局面的作家”。 他善于以社会中的真实人物为原型,创作纪实小说。 曾两次以“2014年韩国世越号沉船事宜”为泉源创作,《不灭的李舜臣》《黄真伊》等多部小说被改变为影视剧。 2016年,他最先筹备以MERS受害者为靠山的小说《我要活下去: MERS风暴里的人们》。 除了搜集海量资料、查看新闻报道,还探访昔时履历MERS的病患、家人、医护,在小说中还原他们遭遇的逆境、那时社会的空气,及反思到底谁该为此卖力?

2020年1月,《我要活下去: MERS风暴里的人们》中文译本出书时,遇上了新冠肺炎病毒在全球流传。 金琸桓原计划2月7日出席台北书展时,接受一条团队专访拍摄,没想到书展由于疫情延期,我们改用邮件采访。 从2015年的MERS到2020年的新冠肺炎,面临疫情灾难时,社会做得更好了吗?

以下是金琸桓的自述。

图片泉源: KIM HONG-JI/REUTERS

流行症竣事了,但人生依旧继续。 我想把MERS事宜写成小说,是在2016年的晚春。 距离2015年5月,名为“中东呼吸症候群”的流行症席卷韩半岛已经一年。 许多MERS受害者都不愿受访,我好不容易联系上几小我私家,他们委屈地哭诉着MERS是若何毁掉自己的人生,却仍不愿跟记者碰头。 他们说,若是网友要肉搜,就没有能遮盖的事——谁都不想再次被贴上MERS病人的标签。 我重新看了2015年与MERS相关的新闻和电视节目,与 *** 、地方 *** 和医院的医护人员有关的内容多不胜数,报道MERS受害者的却少之又少。 就算有,内容也多半是凭据确诊顺序编码后、住进隔离病房发生的事。

他们作为自由的小我私家、社会共同体的一分子,我们在报道中却看不到这些人的已往、现在和未来。

为受害者立传:希望他们作为个体生命被记着,于是我最先着手写受害者的故事。 在说出“不会遗忘、会永远记着”之前,我们需要知道应该记着什么,必须找回“人”,而非“数字”。 在许多人的辅助下,我与受害者见了面。

我很谢谢那些跟我碰头和未能碰头的人,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正式组成MERS受害者的整体,我很能明白他们那种庞大的心情和面临的现实。 人们被狭隘地划分出正常与非正常,而被划分在非正常里的这些人,被一而再、再而三地贴上标签、受到厌恶。

正因如此,我以为很难直接用现实的人物、事宜和靠山去创作纪实文学。 虽然我将自己见过的这些人更改了设定,但仍希望原原本本地写出他们的痛苦,那些有时是叹息、有时是泪水、有时是悲鸣、有时是挣扎、有时是缄默的痛苦! 我长时间地凝望他们,聆听他们,一起查阅资料、举行实地考察。 这历程让人感应凄凉,“若是这里不是地狱,那里才是地狱? ”、“那地狱现在也还在连续”……这些话语和叹息,深深刺痛着我的心。

图片泉源: AP

那些“熏染过MERS”的人们,与不忍卒睹的人生

伟大、冰凉的高墙暴露了出来。 国家和医院不认可错误,由于不认可,以是没有任何抵偿和赔偿,这种方式对因流行症失去一切的人何其残忍。 绝大多数受害者都不具专业医学知识,许多人一辈子没上过法庭,对法律知识也一无所知。 倾吐委屈的痊愈者和遗属,记不清楚在隔离病房接受过怎样的治疗,病人的病情何时最先恶化或恶化的水平。 他们只记得好好的一小我私家在短短十天、半个月内,不停在殒命线上挣扎,历程却说不清楚,这又让他们陷入深深的绝望。 生与死不能交给运气。 只因自己没有熏染,只因自己没有搭乘那艘船,就以为自己很“走运”的想法,未免太过浅陋且愚蠢。 况且不向陷入水深火热的人伸出援手,反倒排挤他们,这绝非共同体的意义。 影戏《拯救大兵瑞恩》和《火星救援》之以是触动人心,正是由于社会共同体没有放弃小我私家,没有用经济损失和乐成的可能性崎岖,去权衡该坚守的价值。

我们没有去守护受害者,没有人去阻止对隔离者的批判,甚至试图把受害者酿成侵犯者,“超级流传者”一词就是典型的代表。 受害者面临突如其来的流行症,光是战胜病魔就已经力有未逮了,那些谣言,更将他们伤得千疮百孔。 我们也没有启动“社会安全网”。 社会没有尽全力去辅助那些因MERS失去亲人的遗属和委曲才痊愈的病人,没有人向他们注释,为什么心爱的人会熏染MERS、会脱离这个天下,也没有任何政策能辅助那些被迫丢掉事情的人,更没有努力为这些人治疗心理创伤。 他们期盼痊愈后能回归正常生涯,但“熏染过MERS”毁了他们往后的漫漫人生,不忍卒睹。 日复一日地坠落、坠落再坠落! 但无论在那里,都没有能够阻止坠落的网。

从MERS到新冠病毒:

我坚信文学应该站在弱势、受危险的那一边

2018年9月8日,韩国再次泛起 MERS确诊病人。 虽然预想到这个流行症还会再次泛起,但没想到它会在3年后,我推敲这部小说时再次泛起。 幸好这次的初期应变和防治很乐成。 那天的新闻播出后,我接到先前MERS受害者打来的电话。 他们哭泣着问我,为什么现在防治能乐成,3年前却失败了? 若是像这次马上公然医院的名字,就不会痛失亲人了。 防治“失败”令许多人丧生、受伤,这些受到危险的人正在向国家和医院提告。 他们不得不脱离原有的家,搬到生疏的地方,还要自费去心理治疗。 虽然这些人的人生样貌都差别,却都一样还生涯在痛苦中。 我们不能把这件事只看作小我私家的不幸。 虽然2015年时,我们没有关注那些在漆黑深渊痛苦的人们,但至少现在应该去关切、拥抱他们。

武汉一线医生:他视我为“救命稻草”,我必须救他!

金琸桓一直和探访过的MERS患者保持联系

从22年前首次出书长篇小说,我一直坚信文学应该站在穷苦、弱势和受危险的人这边。 而这一次,此时此刻,新型冠状病毒侵袭全天下,包罗韩国。 早前看到韩国民间由于疫情提议“克制中国人入境”呼吁的新闻,无知会放大恐惧,放大的恐惧会延伸为憎恶。 我们本就不应该以这种憎恶去责难被熏染的人、熏染的区域、熏染的国家。

图片泉源:ED JONES/GETTY IMAGES 眼下最主要的是,各国必须实时共享信息,以共享的信息作为基础掌握情形,接纳实时有用的应对。 我也信赖现在的韩国 *** ,为了不重蹈覆辙,正在全力以赴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接纳防疫措施。

图片泉源: AHN YOUNG-JOON/AP 2015年5月20日上午11点,首尔京畿道W医院,三名流行病学观察员抵达8楼。 他们穿戴好C级防护装备,依序走进病房,流行病观察这件事被视为秘密。 观察员戴着内外双层手套,仔细检查病床、窗框、天花板,连一根毛发也没有放过,所有东西都放进塑胶袋密封起来。 这时,恰好一缕阳光照了进来,让白色头罩、黄色防护衣和蓝色围裙映衬得加倍鲜明。 在这个地球上,这身装扮在任何地方都不受欢迎。 ——这是纪实小说《我要活下去: MERS风暴里的人们》的开场。 2015年韩国“1 号” MERS病人泛起后,其病房被观察。

图片泉源: AP

2015年,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,病毒从中东往全球扩散,韩国成了沙特之外,全球熏染速率最快的国家。这一年的5月到7月之间,韩国共计186个确诊病例、38人殒命,殒命率跨越两成。

掩饰真实信息,似乎成了所有疫情发作的劈头。 事实上,韩国MERS第一起病例虽是5月20日被确诊,但早在5月12日,这位“1号病人”就分别在3家医院就诊,直到第4家医院时,才被发现他曾到过中东巴林,是高度疑似MERS的病例。 院方马上向上转达,但韩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央拒绝确诊,于是这位病人又被弃捐了36小时,5月27日,把病毒感染给那时也在急诊室的14人,疫情最先伸张…… 金琸桓以医院为劈头,小说中的3位主人公,就是在急诊室被熏染MERS的这14人中: 淋巴癌初愈回诊的牙医金石柱、送走癌末父亲的实习记者李小花、扛起一家经济的书仓管理员吉冬华。 3人分别被确诊熏染MERS,人生就此改变。

不知情中把病情感染给亲戚,

我是侵犯者吗?

李一花刚从大学毕业,在新闻台做实习记者。 5月27日,她陪同癌症末期的父亲前往急诊室,父亲熬不过这次抢救,当天过世了,而她也完全不知道,自己在这历程中已熏染MERS。 “有些主要的瞬间是可以决议人生的,我们却很少有机遇提早知道那些瞬间。 ”5月28到30日,在父亲的3日葬礼上,险些所有亲戚都来了,全家人聚在一起相互宽慰。 回到家后,一花一觉睡到了31日深夜。 做实习记者的5个月来,事情节奏快、整日整夜的在外跑,都没好好休息过。 起来时,她以为自己耳垂发烫,似乎有些低烧,头也很晕。 一直到6月4日,发高烧、咳嗽到早晨。 6月1日,先辈记者中有人接到需对外保密的新闻: 据称,5月27日至29日到过F医院急诊室的病人中,有人在5月30日确诊为MERS。 而一直到6月4日上午,记者们的信箱陆续收到 *** 的新闻稿: 果真是MERS。 同事才反映过来一花的情形: “比起采访,救人要紧啊! ”4日晚上11点,救护车把一花从家送到了医院,6日、7日两次检查呈阳性,一花确诊熏染了MERS。 幸运的是,一花年轻、抵抗力较强,两周内就痊愈出院了。 这时她才知道,原来葬礼上有4位亲戚尊长因自己被熏染MERS,其中姨丈已经不幸过世了。 她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,“和睦相处的一家人岂非错了吗? ” 在媒体的报道中,一花看到一行注解“这些受害者,由于感染了病毒,无奈成了侵犯者”,感染力强的病人还被叫做“超级流传者”。 她不忍心痛: 怎么能这么简朴区域分被害者和侵犯者? 那么我是侵犯者吗? 岂非不应先思索让病人熏染、让病毒扩散的医院的僵化体制吗? ”

痊愈出院后,为什么却好像被天下甩掉?

那天同在急诊室的,另有在出书业事情了30年的吉冬华。 50岁的她,独自抚育上大学的儿子,还要照顾相差15岁的妹妹,一肩扛起全家的生计。 幸运的是,她是转送MERS病房的病人中最早、仅用4天便换到通俗病房的人。 原以为痊愈后可以回到社会,生涯回到正轨,没想到一切想得太无邪。 现实是: 身上的MERS标签怎么也撕不掉。 出院后,她一天洗4、5次澡,深怕自己身上带着晦气。 可每当她走出家门,熟悉10多年的邻人最先闪避。

图片泉源: CHUNG SUNG-JUN/GETTY IMAGES

冬华在治疗历程中损失一半的肺功效,体重掉了20公斤,原本能把20本书往身上背,现在却没设施,不小心咳了一声,同事全吓得远远的。

由于她的确诊,公司出货量大减,不少出书社要求换堆栈,由于以为脏也不敢碰她碰过的书,她忍着眼泪,跟上司注释: “我已经痊愈了,医生说不会复发。 ” 上司说: “不是要你死,是这样公司才气活。 ” 就这样,冬华被事情了30年的公司和行业甩掉了。 “全天下的人都说我脏,我到底该怎么证实自己是清洁的? ”

图片泉源: AHN YOUNG-JOON/AP

被“抹掉”的最后一位患者:

支离破碎的家庭,该由谁卖力?

与李一花、吉冬华相比,金石柱的情形更为庞大。 37岁的石柱,在一家牙医诊所上班,与妻子映亚生涯幸福,有个5岁的儿子。 5月27日在急诊室的3人中,最早返回医院的其实是金石柱,由于他是一名淋巴癌患者。 6月1日一早,他就去医院复诊癌症。 没想到,他也成了最后一个MERS病例。 由于有基础病淋巴癌,导致他的病情频频,病毒测试阴性、阳 *** 替泛起。 其他患者都在两周内出院了,最后,只剩他一小我私家 。 凭据官方公布的“逐日新闻”,7月4日之后,已经23天没有再泛起确诊病人。 7月28日,就像在守候这一天到来一样,韩国国务总理向天下宣布: MERS疫情竣事,韩国已经不是疫区。

图片来.: CHUNG SUNG-JUN/GETTY IMAGES

而此时,金石柱还一小我私家,在病房奋战。 居家隔离中的妻子见不到丈夫,痛心、气忿,也无助: “我的丈夫为了MERS忍受着地狱般的痛苦,生不如死, *** 却急着抹去MERS这个词。 我们一家的不幸与痛苦谁来卖力? ” 由于MERS再次被送进负压隔离病房的金石柱,癌症迟迟得不到治疗。 各界最先互踢皮球: 医院把医疗决议推给 *** , *** 推给WHO(天下卫生组织),WHO给的建议是无法回应即时需求。 “我被关在内里,游走在生死边缘,天下仍照常运作。 一小我私家痛苦,一小我私家死去,就算死了,留下的也不是我的名字,而是 *** 编码的数字‘第38号病人’。 ” 从6月到11月,在数次频频之后,一心想着“我要活下去的”的金石柱,撑不住了。 “金石柱,殒命。 殒命时间是11月25日3点06分。 ”

编辑后记

可以说,这是一本邻人韩国的反思之书。 对首位患者的误判,遮盖发作熏染的医院名单,遗漏密切接触者,被忽视的院内防护,医疗系统各方的协调无力,用解决受害者取代解决问题……及疫情已往后,那些病人遗属和死里逃生的病人,怎么样了? 疫情风暴中通俗受害者的履历、个体所支出的价值,是作者金琸桓一直热切注重的,也应该是我们每一小我私家所关注的。 我们每小我私家都是社会共同体中的一员,我们不应只去忘却、远离,应该去聆听、宽慰因疫情受危险的人们,守护那些很想大呼“我要活下去”,却被强制缄默、充满恐惧的人们。

祈愿韩国能早日控制疫情,祈愿更多人不再被恐慌笼罩,回归正常、努力的生涯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sunbet

申博Sunbet官网()和EYAEYA网强强联合,打造一站式全民直营平台,用资本、技术、服务在同行中获胜。申博Sunbet和EYAEYA网提供数十种线上纸牌、zhenren、电子游戏,致力打造公平公开公正的信誉平台。

allbet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重庆新闻630:邻人韩国的反思之书:为受害者立传,不能让他们沦为数字

网友评论

  • (*)

最新评论

  • 电银付免费激活码 2021-01-18 00:01:04 回复

    总体看,市场呈现出显著轮动款式,周一食物医药活跃,昨天安防汽车走好,赚钱效应不俗,市场参与者有对中外事态的恐慌、有流动性丰裕的设置需求,也有投契的欲望,但考虑到中外来往的频频,建议仓位可适当降到半仓。 Nice的剧情~

    1
    • 新2手机管理端 2021-04-19 00:12:26 回复

      @电银付免费激活码

      USDT跑分www.usdt8.vip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官方交易所,开放USDT帐号注册、usdt小额交易、usdt线下现金交易、usdt实名不实名交易、usdt场外担保交易的平台。免费提供场外usdt承兑、低价usdt渠道、Usdt提币免手续费、Usdt交易免手续费。U交所开放usdt otc API接口、支付回调等接口。

      天哪,我被吸引住了

标签列表

    文章归档

      站点信息

      • 文章总数:1886
      • 页面总数:0
      • 分类总数:8
      • 标签总数:1559
      • 评论总数:2808
      • 浏览总数:238752